今天是:  

不拿原则做交易

——读《哥达纲领批判》

作者: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8-07-03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哥达纲领批判》是马克思在1875年5月为反对党内的机会主义派别,对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在哥达会议上提出的党的纲领草案的批评意见。这部手稿曾于1875年哥达合并代表大会召开以前不久送给白拉克,请他转给盖布、奥爱尔、倍倍尔和李卜克内西过目,然后退还给马克思。1891年恩格斯决定将其发表。
    《哥达纲领批判》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正文只有四章,类似于读书笔记,却开创了一种独树一帜的“批判”文体:在引用、分析、揭露一部文本的过程中,阐述作者自己的主张。
    马克思为什么要对一部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纲领大费周章进行批判?为何要求收信人阅后必须退还给马克思本人,并且在自己生前不予发表?马克思去世多年后,恩格斯又为何不顾反对,执意在党内和社会上公开这篇遗作?
    马克思恩格斯的哲学基础是实践,他们除了是思想巨匠和精神导师外,也是德国工人运动和世界工人运动的领导人。在马克思主义学说的众多支持簇拥者中,有知识分子,他们同马克思恩格斯一样,属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中的先觉者,也有致力于实际工作的工人运动家,如倍倍尔、威廉·李卜克内西,同时也有一些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却实际上成为资本主义同谋的人。在高举马克思主义精神旗帜问题上,有些投机者或软弱者试图以妥协退让或者投降学说换取资产阶级对于合法性的承认,从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中寻章摘句,甚至进行篡改修正,形成一套似是而非的学说以混淆视听。拉萨尔、杜林、巴库宁都是如此。在十九世纪欧洲流亡者敌我难分,各种思潮错综复杂甚至彼此交织的历史背景下,做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并不容易,辨别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也并不容易,需要去伪存真加以鉴别。
    哥达纲领的源起,就是1875年5月22-27日,在德国哥达召开的代表大会。德国工人运动中的两个派别:德国社会民主工党(爱森纳赫派)和全德工人联合会(拉萨尔派)实现了合并,命名为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但在制定纲领时,德国社会民主工党的领导人威廉·李卜克内西和倍倍尔为实现联合妥协退让,“拿原则做交易”,导致纲领严重向着拉萨尔派的主张倾斜。这是正确思想向错误主张的一次妥协,更严重的是,德国社会民主工党工人的精神领袖是马克思,纲领公布后,招致了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等人对于马克思恩格斯的恶毒攻击。对于党的威信和无产阶级事业发展造成了损害。对此,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必须以正视听,才算是“尽到了责任”。
    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逐条批驳了拉萨尔的主张,揭露了其庸俗民主主义的本质。例如:“劳动所得应当不折不扣和按照平等的权利属于社会一切成员”。这一观点混淆了阶级界限,试图掩盖阶级不平等和矛盾,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所谓平等的权利是不存在的。比如,拉萨尔派提出所谓“铁的工资规律”,基础就是马尔萨斯人口论,认为人口增长是导致工资下降和工人贫困的主因,这是对现有制度的辩护。再比如,“首先是在现代民族国家的范围内进行活动”。是对普鲁士政府的一次妥协,试图用狭隘的民族主义绑架世界工人运动。“用一切合法手段去争取建立自由国家和社会主义社会”“在劳动人民的民主监督下,依靠国家帮助建立生产合作社”。更无异于缘木求鱼,本身就是矛盾、妥协和自由麻痹的产物,实际上是向资产阶级政府投降,倒向俾斯麦和容克地主。
    《纲领》中其他不痛不痒、避重就轻的提法很多,暴露出其本质是国家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混合体,在左右摇摆中失去了重心,最终的结果,必然是走向“国家社会主义”,导致“理性的毁灭”。其实,半个世纪后希特勒打着国家社会主义的旗号登场,用种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欺骗和绑架人民,给德国和世界带来深重灾难,其渊薮和端倪早已在半个世纪前显现。马克思对于哥达纲领的批判,以及恩格斯对于马克思意见的坚持,在当时起到了以正视听的作用。而这本小册子留下的许多经典论述,如“一步实际行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新的纲领是一面公开树立起来的旗帜”“决不拿原则做交易”,也充分展现了马克思高尚的人格魅力和坚强的党性原则,给后人留下了诸多启示:
    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底线,就是不拿原则做交易。在面对共同的目标和使命,需要同其他党派和组织联合的时候,求同存异是党的立场,但是“如果两派想就共同的纲领达成一致,那就应当把双方一致同意的东西写入纲领,而不涉及双方不一致的地方。”最不能容忍的是正确迁就错误,先进迁就落后,让打了胜仗的强者主动放下武器,从卡夫丁轭形门走过。
    修正主义必然导致谬论。《纲领》用劳动的解放取代工人的解放,犯了似是而非的错误,“纲领被斥为十足的谬论”。对此,恩格斯曾经指出过,如果你不懂得使用一种学说,最好的办法是从大家工人能理解这个理论的人那里原封不动地超过了,而不是似是而非地搞创造。
    纲领对于政党的根本作用。党的纲领是党的灵魂,讲述了一个政党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信仰什么、坚持什么、实现什么等根本问题,是立党之本。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就是一大先讨论确定了党纲,确定了党的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再在二大上形成了党章。
    先进意味着彻底和坚持。马克思恩格斯没有发明唯物主义和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不是在一片废墟上建立的大厦,其思想体系是在德国古典哲学、法国空想社会主义和英国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构建形成的。18世纪到19世纪中叶唯物主义是欧洲哲学的主流,同时期的巴库宁、普鲁东、拉萨尔学派中也有很多宣扬唯物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章句,狄更斯、雨果、巴尔扎克、歌德等人的著作中也不乏对劳工的同情和对资本家的批判,不过在转向社会历史领域的时候,大多数人选择了软弱退却,不愿承认或者讲出社会依靠阶级斗争运动进步的本质,最后拔去了自己的牙齿,甘愿成为资产阶级的点缀和附庸。马克思在坚持唯物主义解释自然和社会规律这一点上是最彻底的,因为彻底和坚持,最终代表了真理的方向。

 

 



版权所有 © 洛阳市洛龙区纪委监察局 豫ICP备05001029号
举报电话:0379-63251422
地址:洛阳市洛龙区古城路19号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运营